幽靈界2:墮落天使的逆襲  

書名:《幽靈界2:墮落天使的逆襲

作者:酥油餅

繪者:蜜琪

上市時間2015年3月5日

價格:220元

ISBN978-957-451-598-1

歡迎加噗浪或是臉書粉絲以獲取後續活動資訊喔!!

 

「就算不擇手段,我也要留他在我身邊。」

得到他,是墮落天使瑪門千萬年來的唯一信仰!

 

瑪門的苦逼追求史出現曙光?(灑花)

 

首刷隨機封入「熊孩子真麻煩(Д)╘═╛ PP霧透卡書籤!

贈品圖2          

內容簡介:

 

他真想買下十界所有的煙火一同點燃!

墮落,梅塔特隆果然也有這樣的念頭!

 

瑪門與梅塔特隆再探第十界,

發現幕後黑手竟與梅塔特隆有著千絲萬縷的過往,

梅塔特隆只好逆轉時間,和瑪門回到一萬多年前追查崩壞的真相,

卻不經意間吐露了自己的心聲——

 

你願意承認你是因為愛而想墮落?

我從未否認。

 

魔王瑪門的等待終於有了回報?!

 

內文試閱:

 

儘管六隻白色羽翼劃過濃黑天幕很引人注目,但梅塔特隆飛的速度很快,地獄公民只會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短短幾分鐘,他已回到諾亞方舟。

石飛俠等人果然已經回來了,而且是滿載而歸。

梅塔特隆剛進前臺,就看到石飛俠穿著一身聖誕老人的衣服衝出來,「歡迎回來。」

梅塔特隆訝異道:「人界過耶誕節了嗎?」

「不,是過兒童節。」石飛俠攤手,道:「你知道的,人界時間過得很慢。」慢得讓他想自殺。

尤其是他等了一年好不容易和托尼見面,對方卻一臉嫌棄地說:「啊,你又來了。」

梅塔特隆道:「這件衣服是兒童節穿的?」

石飛俠搖頭道:「不,這件衣服是耶誕節穿的。」

梅塔特隆:「……」

石飛俠聳肩道:「我找不到一件更適合兒童節的衣服,我的吊帶褲被雷頓搶走了。雖然很想借回來穿一穿,但是剛剛目測了一下長度,它大概只能用來當沙灘褲了。」

「……哦。」梅塔特隆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問我為什麼過兒童節嗎?」

梅塔特隆溫順地問道:「你為什麼過兒童節?」

「因為無聊。」

「……哦。」

石飛俠道:「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梅塔特隆搖搖頭。

「那麼好吧,時間也差不多了。」石飛俠一指他的身後,「接你的車到了。」

梅塔特隆回頭。

一輛馬車從黑暗中疾掠出來。

在諾亞方舟燈光的照耀下,馬車車頂那顆大得驚人的鑽石散發出夢幻般的七彩光芒。

車門打開,瑪門出來,深紫色的長款西裝,淺灰襯衫。顏色比以前素淨,但是在石飛俠的眼中,他依舊是愛炫耀的富豪。

伊斯菲爾似乎默許他的到來。

瑪門穿過結界落在地上。

石飛俠記起來,剛到諾亞方舟的時候還被教育過,比如說遇到客人要先檢查對方的證件,確定他們都是合法入住。但是除了那次被偷襲之外,他就再也沒見過所謂的證件了,連假的都沒見過,每個來客都一副「我的臉就是最好的證件」的模樣。

瑪門當然不知道石飛俠心底的千迴百轉,此時此刻,他的眼底和心底都只能容納梅塔特隆一個。

「我來接你。」他道。

梅塔特隆看著他,一動也不動。

「希培已經招供了。」瑪門道:「是希普列。」

梅塔特隆一怔,不敢置信地看著他,「為什麼?」

瑪門道:「不知道。或許,這就是神希望我們知道的。」

梅塔特隆微微蹙眉。

瑪門心中一痛,忍不住伸出手去,卻在半路停住,打了個響指,然後無所謂地笑道:「你可以選擇不信,我準備再去一次第十界,如果你想來……我會很歡迎。」

石飛俠在旁插嘴道:「不留下來住一晚再走?」

瑪門道:「我趕時間。」

石飛俠嘴角抽了抽,「地獄同仁果然活得很水深火熱啊。」

瑪門不理會他的嘲諷,逕自轉身回到馬車,關上門。

即使如此,車依然停在那裡。

「怎麼樣?」阿巴頓問。

瑪門淡淡道:「不知道。」

阿巴頓道:「謊言終歸不會長久的。」

瑪門眼神一凜,很快恢復平靜,「如果是謊言,那麼說謊的就是希培。」

阿巴頓道:「他都差點自殺了,你還不放過他?」

瑪門道:「好像是被你逼得要自殺的。」

阿巴頓毫無愧色,「不然怎麼辦?難道用我自殺來威脅他嗎?」

瑪門不置可否地聳肩,心思又飄到那個依然站在前臺邊上,不知道正想些什麼的天使身上。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謊話被揭穿會有什麼後果?」梅塔特隆再溫和也是六翼熾天使。萬一讓他知道瑪門胡亂編派自己的朋友│如果希普列是的話│那麼他應該會很生氣,後果可能很嚴重。

「沒有。」瑪門道:「我不計任何後果。」

阿巴頓被他輕描淡寫的霸氣震住。

「如果正常的方式沒有用,那就用不正常的。」瑪門看著自己的手指,上面套著一枚嶄新無痕的黑星石戒指,「如果真誠沒有用,那就用謊言。就算不擇手段,我也要留他在我身邊。反正已經墮落,那就墮落得更徹底一點。」

阿巴頓看著他,被他眼底的陰霾所震懾,半晌才扭動僵硬的脖子,隨即叫道:「啊,他過來了。」

瑪門抬起頭,面無表情,只有手指慢慢縮緊。

車門打開。

瑪門微笑道:「我等到你了。」

梅塔特隆望著他,認真道:「真的是希普列?」

瑪門道:「我也不希望是真的。」

梅塔特隆垂眸。

「我喜歡強大的朋友,不喜歡強大的敵人。」瑪門伸出手,做了個邀請的姿勢。

梅塔特隆彎腰,邁進馬車。

瑪門從容縮回被忽視的手。

門重新關上,馬車掉頭而去。

石飛俠留在前臺,一直看著馬車完全融化於黑暗,才自言自語道:「下次可以開拓港口業務,就算停靠也要收錢!」

馬車內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安靜。

阿巴頓幾次想開口,都覺得要說的話有點傻氣,忍不住琢磨來琢磨去,琢磨到後面都不記得自己究竟在琢磨什麼了。

瑪門靠著椅背,靜靜地看著梅塔特隆,好像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可以堅持千萬年。

而梅塔特隆從上馬車之後就沒有改變過姿勢,一直端坐著看正前方。

阿巴頓慶幸自己獨坐一排,可以靈活挪動。「我是來幫忙的。」他覺得有必要闡述自己的立場。

梅塔特隆微微一笑。

話題又沒了。

外面是一成不變的黑色。

阿巴頓看了看手錶,「快到第十界了吧?」

梅塔特隆突然道:「把他叫進來吧。」

「他?」阿巴頓疑惑。

瑪門轉頭看向車尾。

阿巴頓若有所覺,猛然推開車門衝了出去,過了會兒,手裡抓著波吉進來。

「你怎麼會跟來?」阿巴頓瞪大眼睛。

波吉沒理他,而是盯著梅塔特隆道:「你怎麼知道我在?」

梅塔特隆道:「可以解釋為,天使對墮天使的敏感。」

瑪門翹著腿,悠悠然道:「我也是墮天使,我不介意你對我更敏感一點。」

梅塔特隆沒搭話。

阿巴頓的手掌高高揚起重重落下,啪啪啪地打著波吉的屁股。

波吉趴得不舒服,扭動了下身子,換了個舒服的姿勢。「你每次都打屁股,一點新意都沒有。」

阿巴頓瞪他,「那你想要我打你哪裡?」

波吉想了想,爬起來,脫下鞋子,然後將腳伸過去,「小腳趾吧。」

「……我掰斷它!」阿巴頓捏著他的腳趾。

波吉無所謂地道:「沒關係,反正是我的不是你的。你又不疼。」

阿巴頓掰不下去了。

波吉哼哼唧唧地穿好鞋子,自動坐到梅塔特隆對面,對他擠眉弄眼。

梅塔特隆微笑道:「你來做什麼?」

阿巴頓豎起耳朵,明明想聽得要命,臉上偏偏是不屑一顧的樣子。

「旅遊啊。」波吉道:「九界我都去過了,沒什麼意思。以前想去第十界,但沒人敢帶路,好不容易等到你們出團,我當然要跟上咯。」

阿巴頓冷哼道:「你以為第十界是什麼地方?旅行?呿,你小胳膊小腿的,別被別人給旅行了就行。」

波吉道:「貶低自己的兒子很偉大嗎?有本事你指著路西法的鼻子大喊一聲,你這個小胳膊小腿!」

阿巴頓臉色漲成紫紅,「路西法大人哪裡小胳膊小腿了?」

「要不伊斯菲爾?」

「……」

「要不梅塔特隆?」波吉擠眉弄眼。

阿巴頓被激得火起,忍不住朝梅塔特隆看去。

瑪門冷眼旁觀。

梅塔特隆含笑道:「是,我是小胳膊小腿。」

波吉鬱悶,「你就不能有骨氣一點嗎?」

「小胳膊小腿又不是罵人的話。」梅塔特隆道。

波吉道:「哦,那別人罵你白癡、傻瓜,你也答應?」

「沒規矩。坐好。」阿巴頓說著,將波吉半摟進懷裡,滿臉警惕地看著瑪門。

瑪門從櫃子裡取出果汁,遞給波吉,「很好喝的。」

阿巴頓不放心地接過去,「你沒放什麼毒藥吧?」

「死亡之樹。」

阿巴頓丟回去。

「是不可能的。」瑪門丟給波吉。

波吉不理老爸的暗示,一口氣喝掉半杯,然後愜意地看著梅塔特隆道:「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阿巴頓扶額。

梅塔特隆道:「你覺得我是傻瓜嗎?」

波吉被問住。他當然不覺得他是傻瓜,但這樣回答又違背了他之前那個問題。

梅塔特隆道:「我不覺得我是傻瓜。既然我不覺得,那又何必在乎別人怎麼看呢?」

瑪門道:「如果那個人是神呢?」

梅塔特隆道:「如果這個詞是用在假設能夠成立的情況下。」

瑪門挑眉。

 

「第十界到了?」阿巴頓在黑暗中問道。

瑪門道:「上次來的時候,第十界外面有一股巨大的排斥力。」

阿巴頓道:「那就是還沒到?」

梅塔特隆推開門,手中凝起光球,只有乒乓球大小,卻異常刺目。

阿巴頓看著小球,想笑又不敢笑,「你準備用這個來照亮什麼?」

梅塔特隆道:「它本來應該再大十倍。」卻被擠壓了。

「看來已經到了。」瑪門跳下車。無形無狀卻能夠阻隔光的黑暗物質│第十界的專利之一。

他隨手丟出一把火焰│貪婪之焰。

火一點一點地吞噬著黑暗,四周雖然還是黑暗,但總算可以看清其他人的臉。

梅塔特隆再用光球,光球已經有足球大小。

阿巴頓驚異道:「這是什麼東西?太詭異了。」

波吉道:「很顯然,這是用來對付光的。」

光?

瑪門和梅塔特隆對視一眼,心中都是一動。

天使最強大的能力之一就是聖光之能。

「我試試。」梅塔特隆道。

阿巴頓和波吉從車裡伸出腦袋。

梅塔特隆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推出聖光之能。

極強烈的光線一閃而逝。

阿巴頓和波吉都覺得眼睛一痛,但四周很快又恢復黑暗。

梅塔特隆對瑪門搖了搖頭。

果然是對付光的嗎?由於黑暗中某種物質的阻隔,聖光之能都被擋住了!

梅塔特隆看著微微發紅的手,默默無語。他的聖光之能不僅被擋住,而且因為威能不能穿透,反而彈了回來。幸虧他用的力不多,在感覺到不對之前很快收回了能力,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瑪門突然道:「這是用來對付裡面,還是外面的?」

這場黑暗在通往第十界的必經之路上,似乎是屏障,又似乎是牢籠。

梅塔特隆想起莫名死在黑暗中的卡薩米爾和天使們,原以為揭開一角的冰山似乎比他想像中還要大得多。

波吉不耐煩地看著貪婪之火一點一點前進,「這場燒烤要舉行到什麼時候?」

阿巴頓道:「我們可以穿過這種黑暗的話,就穿過去吧。」

瑪門道:「但我不知道正確的方向。」

阿巴頓呆住,「你們不是來過一次嗎?」

瑪門道:「上次不是這樣的。」

「上次是怎麼樣的?」

「我們先遇到了沙漠,然後是貪婪之火,水,最後才是黑暗。」

阿巴頓皺眉道:「所以現在是倒過來了?」

梅塔特隆道:「也可能是另外一個地方。」

另外一個地方?

瑪門皺眉道:「你是說,第十界在動?」當初來過第十界的矮人、精靈、泰坦、狼人所遭遇的情況就都不同,有的是先遇到沙漠,有的先遇到火或水,只有狼人先遇到黑暗。他們之前因為入口和出口沒有變化而忽略了這個問題。

梅塔特隆道:「可能是周期性的。」

瑪門沉默。

阿巴頓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向前走?出去再進來?還是在這裡等到它突然變成沙漠?」

波吉道:「這種問題難道你不能自己解答嗎?」

阿巴頓怒道:「靠。你聰明,你來!」

波吉道:「呿,這麼簡單的問題需要什麼聰明不聰明的。既然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就挨個試好了,反正總會對的。」

阿巴頓原本張著嘴巴準備隨時開罵,但聽完之後竟覺得挺有道理,不由得看向瑪門和梅塔特隆。

「前進?」瑪門向梅塔特隆徵求意見。

梅塔特隆點頭。

於是一行人坐上馬車,繼續前行。

為了防止在黑暗中迷路,四個人邊走邊記下大概方向。

波吉道:「我記得以前在書上看過,在樹林和沙漠中走路,你以為你走的是直線,但其實是歪的。」

阿巴頓蹂躪他的頭髮。「你能不能講點好聽的。」

波吉啪地揮開他的手掌,「我正要講!」

阿巴頓冷哼道:「你講。」

「我研究發現,那些人之所以走不了直線,是因為……」他故意賣關子,可惜沒人捧場,只好自己接下去道:「他們都是螺旋腿。我剛才看過了,我們的馬腿還算直,所以不要擔心。」

「……」

車廂內保持著適度的安靜。

 

不知道走了多久,黑暗始終籠罩在馬車周圍,貪婪之火早被甩開。

阿巴頓不耐煩地道:「會不會根本沒有盡頭?」

波吉道:「你以為第十界能有多大?」

阿巴頓被問住了,看向梅塔特隆和瑪門,「第十界究竟有多大?」

梅塔特隆道:「第十界的格局不像天堂地獄,更像人界、精靈界。我們當時很快找到了主城,所以並沒有探索其他地方。」現在想來,是失策。

瑪門道:「既然是第十界,那就一定有邊界。」

波吉道:「萬一是迴圈呢?」

瑪門挑眉道:「你不是說,我的馬不是螺旋腿?」

波吉:「……」

 

又走了三個小時。

阿巴頓耐心磨盡。他一拳捶在座椅上,「如果有敵人就好了!老子一定把他揍得稀巴爛。」

「如果敵人是伊斯菲爾呢?」波吉瞄著他。

阿巴頓道:「他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

波吉不屑地冷哼。

梅塔特隆突然盯著瑪門,道:「你不是說,敵人是希普列嗎?」

阿巴頓臉皮一緊,手下意識地摟住波吉,以防他要說不該說的話時自己能及時阻止。

波吉面對他的行為只是皺了皺鼻子,然後老氣橫秋地將右腿翹到左腿上,直勾勾地看著他們。

瑪門面不改色,「是的。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把他找出來。」

梅塔特隆盯著他,「我想和他單獨談一談。」

波吉道:「我們不會發出聲音的。」

阿巴頓拍拍他的頭,一個移位,直接移到馬車車頂。

波吉怒道:「風這麼大!出來吹髮型嗎?」

阿巴頓道:「放心,馬車隔音效果不太好。」他說著,俯身將耳朵貼在車頂上。

波吉有樣學樣。

須臾,兩人同時低罵道:「靠!居然用結界!」

車廂裡,氣氛有些凝重。

梅塔特隆輕聲道:「希培真的說第十界是希普列在背後操縱?」

瑪門目光一閃,「你不信?」

梅塔特隆眼波微動。

「不信為什麼來?」瑪門問。

梅塔特隆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一字一頓地問:「是真的嗎?」

「真的。」瑪門眼睛一眨也不眨。

梅塔特隆輕嘆了口氣,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瑪門不知道他的失望是對希普列還是對自己,他不願也不想深究。他只想像現在這樣,只要回頭,就能看到他;只要伸手,就能碰到他;只要開口,就能聽到他的回答。

這樣就很好了。

梅塔特隆撤去結界,「抱歉,為你們添麻煩了。」

阿巴頓和波吉重回座位。

馬突然長嘶,車廂劇烈震動。

瑪門支起結界的剎那,一匹地獄烈馬身軀被整齊地對半切開,半邊身軀一左一右如流星般從車窗兩邊劃過。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波吉興奮地支起身。

梅塔特隆瞬間移動到馬車車頂。

車前還有兩匹馬。領頭馬的慘死似乎對牠們並沒有任何影響,依舊拉著馬車向前邁步。

一眨眼。

黑暗落幕般朝後褪盡。

淺灰色的天空覆蓋在頭頂上,下面是枯黃的雜草。

馬車緩緩停下。

波吉率先跳下來,「到了?」

阿巴頓跟在他的身後,「馬是怎麼回事?」他剛剛明明感覺到一閃而過的殺氣。

瑪門從車廂另一邊下來,走到梅塔特隆身後,「你依然懷疑我撒謊嗎?」

梅塔特隆沒有回答。

「還是,你依然相信希普列?」其實瑪門也很意外。他同樣不明白有誰居然敢在兩大魔王和一位熾天使的跟前出手殺馬,但事實既然發生了,他不利用就太對不起對方的冒險精神。

梅塔特隆眼中閃爍著彷徨,「他是這世上最溫和的水,永遠以虔誠之心憐憫和關愛萬物。」

瑪門靜靜地聽著。

梅塔特隆嘆息道:「為什麼要變呢?」

「不是變。」瑪門道:「我們只是漸漸看清了自己。你說的對,第十界的天使並不是瑕疵品,真正的瑕疵品是有智慧的天使,因為擁有智慧、擁有情感,所以想得更遠、祈求得更多。慾望才是墮落的源頭。」

梅塔特隆喃喃道:「所以,封閉自己的感知,讓自己處在無欲無求不動不想的狀態,才是最好的辦法嗎?」

「你可以試試看。」瑪門語氣陡然一沉,「看我會不會放任你無欲無求不動不想!」

梅塔特隆眉頭輕蹙。

阿巴頓突然走過來道:「難道我們目前最應該思考的不是……馬是怎麼死的嗎?」

波吉道:「要不要我把馬屍找回來?」

阿巴頓道:「然後我再去找你的屍體嗎?」

波吉冷哼道:「你以為我和那匹馬一樣笨嗎?」他說是這麼說,但始終沒敢真的付諸行動。要知道剛才在車上的是瑪門、梅塔特隆和阿巴頓!對方居然在他們三個跟前殺死了那匹馬,雖說是偷襲,但也足以證明對方實力絕對不在他們三個之下。

阿巴頓道:「這樣看來,第十界只有希普列符合。」

梅塔特隆道:「還有一個。」

「誰?」

瑪門皺眉道:「利衛旦。」雖然他們離開之前,利衛旦仍被關在地窖裡,但誰都不知道這段時間內會發生什麼事。就好像不知道第十界外面的景物是否會變化一樣。

波吉聽到這個名字立刻跳起來,道:「他在第十界?他來幹什麼?」

阿巴頓狐疑道:「你在緊張什麼?」

「我緊張?我是憤怒!」波吉恨恨地揮著拳頭,「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小時候他嫉妒我笑得太開心,就狠狠地捏著我的臉,一直捏到我哭為止。」

阿巴頓問道:「你哭了嗎?」

波吉撇頭,「這不是重點!」

梅塔特隆道:「我們先去主城看看吧。」

利衛旦有沒有離開,只要去主城看看就知道了。

「好!」想到即將和利衛旦見面,波吉就開始摩拳擦掌,「往哪個方向走?」

「……」

梅塔特隆和瑪門看著一望無垠的草地,被這個問題難住了。

 

 

創作者介紹

十田十-樂小說書系

樂小說-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