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界01書封      

              

 

書名:《幽靈界1:誘拐天使的101種方法

作者:酥油餅

繪者:蜜琪

上市時間2015年1月5日

價格:220元

ISBN978-957-451-595-0

歡迎加噗浪或是臉書粉絲以獲取後續活動資訊喔!!

 

請不要要求我做我做不到的事……

那會讓我有吻你的衝動!

貪婪魔王與純情天使的愛情角力賽(?)

 

首刷隨機封入「偷窺狂沒前途啊啊啊啊!」珠光防水心型貼紙!

愛心貼紙        

內容簡介:

 

死纏爛打不稀奇、無賴色誘是絕技!

要拐帶一個天使怎麼這麼難啊啊啊啊(°□°┻━┻

 

第十界,一向被九界視為禁忌的存在。

一場神秘的會議在諾亞方舟展開,各界代表被告知第十界危在旦夕,

熾天使梅塔特隆卻突然帶來神的旨意──

梅塔特隆:「地獄能否派遣一位魔王與天堂的代表一起去一趟第十界?

瑪門:「如果去的是你,我答應。

 

腹黑魔王的蜜月旅行(大誤)就此展開!

 

內文試閱:

 

 

2010年11月11日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當然,並不是石飛俠叨念的那樣,酒店唯二的單身漢安東尼奧和維克多在這個日子攜手脫離了單身漢行列,而是前廳經理石飛俠經過鍥而不捨的努力,終於得到總經理伊斯菲爾的首肯,升職為房務部總監,也是諾亞方舟成立以來唯一一名獲得升遷的生物。

當夜,諾亞方舟內舉辦了一場和轟轟烈烈的慶祝酒會。

在酒會上,金提出了藏在心裡整整一天的疑惑,「房務部是什麼?為什麼要總監?」

對於這些老同事,石飛俠展現了極大的耐心,解釋道:「總管住宿這一塊,簡單地說,就是前廳部加客房部。」

休斯驚訝道:「所以,以後你要和我一起打掃客房?」

金立刻笑咪咪地舉起酒杯,和石飛俠的杯子碰了下,「這個迂迴的馬屁拍得不錯,我很舒爽。」

「按摩棒讓你更舒爽。」石飛俠邪惡地挑眉,隨即對休斯道:「我的專長和經驗都在前廳部,所以客房這一塊還是你負責。」

金皺眉道:「那你沒事升什麼職?難道為了獲得更多泳褲?」他低頭看了石飛俠的褲襠處一眼,「你確定需要嗎?」他們就算去游泳池也只是裸泳吧?

石飛俠晃了晃酒杯,認真地感慨道:「不,我只是很單純地想比你高一級而已。」

金難以理解,「當諾亞方舟的老二很爽嗎?」

「總比當你的按摩棒爽!」

「……」金看了看周圍,「伊斯菲爾好像不在。」

石飛俠立刻開啟安全模式,正色道:「這是錯覺。你要相信他無處不在!」

金嚴眼中不斷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不如讓我們用實踐來檢驗一下?」

「下班時間,不用這麼敬業吧?」石飛俠陪笑。

「這是我的業餘消遣。」金將酒杯遞給休斯。

休斯接過杯子,輕聲勸道:「你別亂來。」

金肅容道:「我很正經地來。」

「伊斯菲爾!」石飛俠突然對著他身後大叫。

金很專業地拿出一面鏡子照了照後面的情況。上當次數多了,應對的策略和裝備也就多了。

鏡子裡,伊斯菲爾果然朝這邊走來。

金收起鏡子,重新拿回杯子,微笑著問石飛俠:「剛才我們談到哪裡?」

「我比你高一級。」石飛俠對此很堅持。

金挑挑眉,「所以?」

石飛俠想了想,鄭重道:「我比你高一級。」

金:「……」

伊斯菲爾終於走到眾人中間,所有員工都安靜下來,因為他們都看出他有事情要宣佈。

石飛俠興奮道:「有生意?」

「後天召開臨時九界大會。」

「臨時九界大會?」石飛俠兩眼發光,「一共來多少人?需不需要預先準備食物?」

伊斯菲爾道:「最多九百個人。」

「九百……」石飛俠左手緊握右手,以抑制自己的激動。哪怕是以前在人界的時候,他也只接待過兩百人的團隊,九百人……光想想都流口水。

「最少一個人。」伊斯菲爾慢悠悠地接下去。

「……」石飛俠的口水很快收了回去。

 

究竟是最多還是最少呢?

石飛俠吃完早飯後,信心十足地認為,以諾亞方舟優越的地理位置、優良的設施設備、優秀的員工素質,一定是前者。而且大家一定是爭先恐後搶著來的。

所以,他特地將諾亞方舟的大門敞得很開。

九百個啊。

那不是開玩笑的。

石飛俠站在前臺,壯志滿懷。

 

午時。

石飛俠挪動僵硬的雙腿來到餐廳。

安東尼奧很勤快,菜色很不錯,稍稍慰藉了他苦等一上午卻一無所獲的悲苦。

吃飽喝足後,石飛俠認真反省了一番,覺得人生不能太圓滿,缺陷美才是真正的美,於是對賓客人數的猜測主動下調一半——四百五這個數字不錯,卡在三百八和兩個二百五中間,略安全。

 

入夜。

晚飯不但豐盛,而且量大,足夠九百人吃飽喝足。

石飛俠一邊獨享一邊胡思亂想:不管最後來的是哪個倒楣蛋,他一定會在他身上將這九百人份食物的本錢要回來!

 

將近十一點。

一輛馬車踩踏著熊熊烈火而來,如流星劃過夜空。

石飛俠問金:「是不是地獄的馬車?」

金用手指摸著下巴,道:「聽說精靈王一直沒有將馬車歸還給阿巴頓。」

也就是說,來的可能是精靈王奧美丹多?

石飛俠覺得棘手。

要從奧美丹多手裡挖金幣,還要靠狄亞。

他正想著,馬車已到近前。

同樣是地獄來的馬車,這一輛明顯比阿巴頓的高級。整輛車都用寶石裝飾,車頂那顆巨大的鑽石比西瓜還大。

石飛俠驚訝道:「沒想到地獄的塑膠工業這麼發達。」

「不是塑膠。」金用專業的眼光鑒定,道:「是真的。」

「……我們改行吧?」石飛俠正色道。

金也很認真地回答:「如果你想打劫,最好把伊斯菲爾叫出來。」

「很棘手?」

「很棘手。」

「我們一起上也搞不定?」

「還不如我一個人上。」

「那你去叫還是我去叫?」石飛俠摩拳擦掌。

馬車裡傳出輕笑聲,「聽說我的靠山很硬。」

石飛俠面色一變,立即露出職業微笑,「什麼風把您颳來了?」

馬車車門打開,瑪門笑咪咪地從馬車上飛下來。深紫色的雙排扣長外套裡露出銀色的絲質高領,被銀絲帶束住的半長髮因他的動作微微揚起,看上去高貴又帥氣。

就連向來自負容貌氣質的金也不得不承認,對方有加入血族的資格。當然,瑪門是否認同就另當別論。

「您是來參加九界大會的代表?」石飛俠問道。

瑪門目光流轉,微笑道:「地獄事務繁忙,來晚了。我是最後一個到的?」

「不。」石飛俠笑咪咪道:「您第一個到。」

瑪門的笑容僵住,「第一個?」

石飛俠見狀,怕好不容易到手的烤鴨溜走,立刻轉移話題,「您用過晚餐了嗎?我們已經為您備下了非常豐盛的晚餐。」

瑪門不上當,步步緊逼,「我是唯一一個參加的代表?」

石飛俠無辜道:「我是開門做生意的,又不是開會當主持的,對於這次大會的具體事務完全不知。」

瑪門挑眉,「是嗎?」

「剛才是官方答案。」石飛俠乾咳一聲,壓低聲音道:「至於私人答案,價錢可以商量。」

瑪門莫測高深地看著他,「說起來,我肚子真的有點餓了。」

「那真是太好了。」石飛俠巴不得在飯桌上狠狠宰他一頓,立刻在前面領路,和他一同迎賓的金早就識趣地進去通知各部門各就各位。

所以瑪門一到食堂,就聞到一陣濃郁的飯菜香。

石飛俠將他引領到座位旁,轉身進廚房。

安東尼奧正將一盤盤食物從雷頓發明的大烤箱中搬出來。

石飛俠感慨道:「幸虧沒吃光。」

安東尼奧道:「是沒吃光,但吃得東一口西一口,我好不容易才拼湊完整。」

石飛俠看著拼湊得完完整整毫無破綻的菜肴,欣慰道:「沒關係,看得過去就行,瑪門不會介意的。」

「我很介意。」瑪門站在門口,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或許是逆光的關係,石飛俠覺得這個笑容不太陽光,很陰沉。他收斂表情,嚴肅地看著安東尼奧,「安東尼奧。」

安東尼奧抬了抬眼皮。

「今時今日,你這樣的服務態度是不行的。」石飛俠用低沉又含蓄的聲音道。

安東尼奧的眼皮抖了兩抖。

「一定要改正。」石飛俠沉著地走到瑪門面前,「不知道瑪門先生想吃什麼呢?」

瑪門道:「火焰麵。」

那是什麼?

不過無知難不倒石飛俠,他很快轉頭使了個眼色給安東尼奧,「火要大,麵要多,看上去一定要夠火焰夠火辣!」

安東尼奧:「……」

 

三分鐘後,火焰麵端上。

石飛俠看著乾巴巴黑乎乎的年糕,疑惑道:「火和麵在哪裡?」

「在我回答這問題之前,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瑪門優雅地拿起叉子。

石飛俠道:「收費的?」

瑪門道:「也可以。」

「來吧。」石飛俠興致勃勃。

瑪門拿著叉子,卻沒有立刻叉下去,而是專注地盯著盤子,好半晌才狀若漫不經心地問道:「梅塔……」

「哎?」石飛俠的注意力突然被窗外吸引了過去。

一台像洗衣機的東西飛過來,降落在前臺。他吃驚道:「還有人來?」

瑪門住口,若無其事地叉起一塊年糕放進嘴裡。

「你剛才想問什麼?」石飛俠雖然看著他,但屁股已經坐不住了。

瑪門停下叉子,用餐巾輕輕抹了抹嘴角,微笑道:「我不介意你暫時離席。」

「嗖」,石飛俠的身影消失在門外。

 

「洗衣機」裡出來了四個訪客。

有高有矮,有壯有瘦,有美有醜。不等石飛俠詢問,他們自發地從左到右依次自我介紹——泰坦代表、矮人代表、狼人代表、精靈代表。

「你們是不是先遣隊?」石飛俠眼睛亮晶晶的,直看著他們。

四個代表面面相覷。

精靈代表道:「我就是精靈界代表,奉我王之命前去迎接其他代表團。」

「原來你們習慣叫一團人,我們把這種叫一個。」石飛俠搖搖頭,領著他們進酒店。

瑪門已經用完餐,正靠在二樓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

突然看到傳奇的地獄魔王,四個代表都或多或少都有些緊張。

「你們用過餐了嗎?」石飛俠的聲音及時插進來。

各位代表都表示沒吃。

石飛俠道:「去二樓用餐吧。」

各位代表見瑪門站在二樓朝著他們微笑,齊齊搖頭表示不餓。

「各界代表果然愛崗敬業。為免辜負各位的心意,那就先開會吧。」瑪門從樓梯上慢慢走下來。

各界代表:「……」

他們望著石飛俠,用眼神表示著:

坐了一天的車,好累。

想睡覺!

想休息……

肚子好餓。

石飛俠用眼神向瑪門暗示著:現在是半夜十二點,有什麼會不能明天再開?

「我記得你曾經問過我關於拓展諾亞方舟生意的事……」瑪門拖長音。

石飛俠遮蔽掉其他代表發送過來的信號,識趣道:「我立刻準備會議室。」

會議室在二樓,就是當初石飛俠有幸看到路西法和米迦勒光芒的地方。

等代表們都坐下,茶水點心皆送上之後,伊斯菲爾終於出現。

瑪門見他反手關門,目光微微一沉,「不是九界大會嗎?」

伊斯菲爾道:「嗯。」

「只有六個?」瑪門算上了石飛俠。

伊斯菲爾道:「習慣就好。」以前不曾有人界代表參加會議,也叫做九界大會。

瑪門靠著椅背,手指輕輕敲擊桌面,「哦,那開始吧。」

四大代表茫然地看著伊斯菲爾。

伊斯菲爾緩緩道:「你們去過第十界?」

四大代表渾身一震,臉色大變。

瑪門眉頭微微蹙起。

伊斯菲爾道:「這是這次會議的主題。」

會議室內頓時安靜下來。

石飛俠見所有人都諱莫如深的樣子,忍不住悄聲問伊斯菲爾:「什麼大會的第十屆?」

伊斯菲爾眼睛依舊盯著書,「一個地方。」

石飛俠想了想,恍然大悟道:「第十界?九界的界?」

伊斯菲爾頷首。

石飛俠看看瑪門,又看看其他代表,低聲道:「是準備拓展生意嗎?」

「噗。」瑪門忍不住笑了。

他一笑,其他代表的緊張情緒頓時緩和許多。

瑪門望向伊斯菲爾,「看來諾亞方舟的員工福利不太好。」

雖然石飛俠很羡慕瑪門撈錢的本事,但對於這項指控,他覺得非常有澄清的必要。

「作為這個世界歷史最悠久的酒店,諾亞方舟員工的忠誠度是任何酒店和企業都難以媲美的!這當然要歸功於酒店對員工從物質福利到精神福利的深切關懷。比如說,我在前天就因為兢兢業業的態度、勤懇踏實的作風,被提升為房務總監。這深刻地體現了酒店對每個員工發展前景的重視。如果酒店不是這樣的愛護員工,我們這些員工也不會為酒店的發展殫精竭慮、鞠躬盡瘁!」

石飛俠一口氣說完,隨手拿起伊斯菲爾面前的咖啡咕嚕咕嚕地喝了一大口補充水分。

瑪門對伊斯菲爾道:「你占了什麼便宜?」

伊斯菲爾終於從書裡抬頭,「十次。」

「一個晚上?」

「一天一夜。」

瑪門向臉色微紅、努力保持鎮定的石飛俠挑眉道:「果然是從物質到精神的深切關懷。」

石飛俠瞪著伊斯菲爾。

伊斯菲爾抬起手指輕輕抹去他唇角的咖啡漬。

石飛俠忿忿地扭頭想咬,伊斯菲爾的手指已經收回去了。

瑪門悠然拈起一塊小糕點放進嘴裡,細細咀嚼,「如果安東尼奧想要跳槽的話,記得讓他來找我。」

石飛俠道:「他不會這麼墮落。」

「你歧視墮天使?」瑪門笑著看向伊斯菲爾,擺明挑撥。

石飛俠道:「我歧視挖牆腳的。」

瑪門道:「我是良性商業競爭。」

「我是良性打擊商業對手。」石飛俠道。

「呼嚕……」

突兀的打呼聲冒出來。

精靈代表看到伊斯菲爾和瑪門都看過來,緊張地推了推身邊坐得很直睡得很死的泰坦代表。

「嚇!」泰坦代表倒抽了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

石飛俠猛然站起來,義正詞嚴地說:「本酒店一向顧客至上。為了讓各位能夠更好地參與到會議中,我誠懇地請求各位暫停會議,明天繼續!」

四大代表看向伊斯菲爾和瑪門。

瑪門微笑,「多住一天是不是要多付一天的房費?」

不愧是同行,想法大同小異。

但是石飛俠絕對不會承認,「相信我,就算你們住不到一個月,我也可以收夠一個月的。」

瑪門道:「這樣很難有回頭客。」

「作為壟斷九界紐帶的唯一一家酒店……」石飛俠黑心商的無恥嘴臉一覽無遺,「我一點都不擔心這個問題。」

瑪門道:「作為手下擁有數千億員工的魔王,我衷心地期望能夠獲得打折的福利。」

石飛俠湊到他身邊,低聲道:「你看,地獄是不是需要一個集體來諾亞方舟旅遊的計畫?」

瑪門嘴角一勾。「好說。」

石飛俠雙眼一彎,「大家都好說。」

四大代表鬆了口氣,終於能回去睡覺了。

瑪門道:「那我們繼續開會吧。」

四大代表:「……」

看瑪門在地獄的奢靡作風,實在不像是為了工作廢寢忘食、日夜不休的類型啊。石飛俠回頭向伊斯菲爾要答案。

伊斯菲爾神情漠然如冰,「心情不好。」

石飛俠又轉頭問瑪門:「為什麼?」

瑪門嘆氣道:「因為沒有美女跳舞。」

石飛俠打了個響指,「這個可以有。」

客隨主便。在石飛俠的提議下,會議移到酒吧,金站在吧檯裡半睡半醒地調酒。

瑪門看了看放在面前的空杯子,問石飛俠道:「美女?跳舞?」

石飛俠道:「可能燈光不夠昏暗,再暗點效果會更好。」

瑪門道:「再暗,就只能我們三個開會了。」

他話音剛落,四大代表的腦袋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倒了下去。

金將調好的酒倒入瑪門的杯子中。

石飛俠趁機問伊斯菲爾:「第十界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特地開會?」

伊斯菲爾沒答,回答的是瑪門。

「第十界是被九界遺棄的世界。」瑪門晃了晃杯子。燈光穿透杯中五顏六色的液體倒映在他的臉上像是開了染坊,「被稱為九界禁區。」

石飛俠還想再問,就聽金不爽地問道:「你要喝什麼?」

「味道正常就行。」他可不想再從酒杯裡喝出木頭或肥皂的味道。

金直接倒了杯白開水給他。

石飛俠:「……」

瑪門問伊斯菲爾:「召開臨時會議是神決定的?祂終於決定插手管管他們了?」

石飛俠好奇地插進來,「他們是誰?」

瑪門道:「第十界的生物。」

石飛俠眼睛一亮,「果然是要去拓展生意嗎?」

「你不會樂意見到他們的。」瑪門道。

「他們很恐怖?」石飛俠腦海中立刻出現恐怖片的特效。

瑪門打了個響指。

離他最近的矮人代表一個顫抖醒過來。

瑪門道:「你去過第十界?」

矮人代表呆呆地看著他,好半晌才回神道:「是、是的。」

「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矮人代表嘴唇一顫,「非常非常恐怖的地方。」

聽到恐怖,石飛俠精神一振,興沖沖跑去將燈光調得更加昏暗,然後躡手躡腳地跑回來,「這樣才有說鬼故事的氣氛啊。」

矮人代表:「……」可是很破壞他說故事的心情。

瑪門道:「有多恐怖?」

矮人代表吞了口口水,「那裡到處都是水,而且天氣很不好,暗沉沉的,到處都是狂風暴雨。水裡面好像還有怪物,一直在咆哮。」

石飛俠眨了眨眼睛,「後來呢?」

矮人代表道:「我開著飛行器過去的,所以就逃回來了。」

瑪門皺了皺眉,「全是水?好像和我知道的不太一樣。」

「和我見過的也不一樣。」精靈代表怯生生地開口,「我看見的第十界到處都是黃沙,一望無垠,地表溫度將近七十度。如果我不是坐在飛行器裡,可能已經被曬死了。」

石飛俠道:「水蒸發得太快了吧?」

矮人代表也很吃驚。

瑪門道:「你們什麼時候去的?」

「五百年前。」

「三百年前。」

「我是一百五十三年前去的。」狼人代表沉聲道:「不過我什麼都沒看到。那裡到處是黑暗和鐵鏽的味道,飛行器上的燈只能照亮眼前兩公分的距離。」

石飛俠心頭一驚。三種比起來,倒是最後一種最恐怖。

「我聽到的就是第三種。」瑪門手指從杯緣劃過,「所以說,四個人看到了三種情景嗎?」

「也許還有第四種。」伊斯菲爾道。

九界大會來了四個代表不會沒有原因。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仍趴在角落裡呼呼大睡的泰坦身上,精靈代表用手指按住他的鼻子。

「嚇!」他又抽了口涼氣,睜開眼睛。

精靈代表低聲道:「你在第十界遇到了什麼?」

「第十界?」泰坦代表瞪大眼睛,半天才道:「火。兩旁都是大火,比天還高!中間有條路……」

其他人豎起耳朵。

頭一次聽說第十界有條路。

面對其他人期待的目光,泰坦代表聲音弱了下去,「我沒敢走。」

意料之中,期待之外。

石飛俠道:「第十界真是個奇怪的地方。」

金道:「你們為什麼無緣無故提起第十界?」

石飛俠解釋道:「這是這次九界大會的主題。」

金揚眉,「神準備對付第十界?」

瑪門聳肩,「我只是湊巧來參加會議。」路西法本來屬意阿巴頓來參加這個會議,只是「很不巧」阿巴頓剛好被瑪門找去的逼債小分隊逼出了地獄,所以瑪門「不得不」代替他來參加。

伊斯菲爾淡淡道:「我只負責宣布主題。」

「……」

所以現在是怎麼樣?到底能不能散會了?

四個代表八雙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伊斯菲爾和瑪門。

「感謝各位代表光臨,會議到此結束,請各位安心休息。各位入住諾亞方舟的一切費用將由天堂負責。」輕柔的嗓音響起,極為悅耳,讓四大代表精神一振,疲乏盡消。

最親近天堂的精靈代表忍不住激動地道:「是哪位天使降臨?」

「我只是酒店的長住客。」輕柔的嗓音帶著絲絲笑意。

精靈代表見他不願意透露,失望地垂下腦袋。

石飛俠雖然對這突然冒出來的聲音也很好奇,不過職業素養令他克制住在這個時候一探究竟的衝動。他朝四位代表含笑道:「客房已經準備好了,這邊請。」帶著他們走到酒吧門口,他轉頭發現瑪門依舊坐在吧檯前。

昏暗而朦朧的微弱燈光照著他的背影,竟是無比落寞。

伊斯菲爾不知去了哪裡,只留下金和他面對面地站著。

石飛俠想了想,還是打消了叫他的念頭,兀自領著代表們上樓了。

 

金看到眾人消失在門的方向,心裡不斷暗罵著諾亞方舟唯一一個人類的沒人性。

作為血族三代,金從來都不用擔心金錢的問題,如果不夠用,去孩子家或是血族轉一圈就能裝滿。何況,在諾亞方舟也實在沒什麼用錢的地方,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石飛俠對諾亞方舟生意的執著。根本就吃力不討好!

而且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今天!

在會議室開會多好,為什麼要搬到酒吧裡來?要不是有伊斯菲爾和瑪門在,他真的很想對那個把自己從睡夢中拉出來的人類說:本大爺不缺加班費!

「請問您還要喝點什麼嗎?」金習慣性地掛上職業化笑容。

「砰」,瑪門手中的杯子碎裂。

金看看吧檯上的碎片,又看看他的手,最後點頭道:「喝飽就好。」

瑪門若無其事地拍掉手掌上的玻璃碎末,微笑道:「抱歉。」

「記得賠就好。」

「當然。」瑪門優雅地起身往外走,「掛天堂的帳。」

他的背影有些落寞,金覺得他心事重重,好似打從來自天堂的聖音響起之後,這位魔王的瀟灑就就像沾了水的羽毛,不再自如。

「瑪門殿下。」先前驚豔四座的輕柔嗓音在他耳畔輕聲呼喚。

瑪門驀然收住腳步,身體繃得死緊,卻不敢洩露分毫。

「如果不嫌打擾,能否請您上樓一敘?」

瑪門眸光微垂,強壓住內心的激動,輕笑道:「我的榮幸。」說畢,大步流星地順著樓梯朝上走去。

——一走就是一個小時。

走得他的心跳從不正常到正常,還是沒有見到那個提出邀請的身影。

瑪門停下腳步,嘴角微微彎起,卻絕對稱不上是笑,「可以告訴我樓層數嗎?」

那個聲音嘆氣,「我也不知道。」

瑪門扶著樓梯扶手的手一緊,驀然張開翅膀向上飛去。

黑色羽翼如流星般掠過酒店的各個樓層。

 

這一掠,又是一個小時。

瑪門低頭看著已經不見底的下面,緩緩放慢速度,任意選了個樓層停下,皮笑肉不笑地道:「我累了,要睡了。」

對方並沒有流露出任何不滿,而是以一貫溫柔的聲音道:「殿下辛苦了,晚安。」

瑪門就近推開房間,肆無忌憚地解開鈕扣、皮帶,很快將衣褲丟在走廊,赤身裸體地走進浴室。

「還在嗎?」他隨口問。

沒有回音。

瑪門邊打開水龍頭試溫度,邊道:「神準備收拾第十界?」

「不是收拾。」很快有了回音。

瑪門落落大方地躺進浴缸,閉上眼睛,滿足地笑道:「你果然還在。」

那頭又沉默了。

「沐浴乳在哪裡?」瑪門問。

「我不知道。」

瑪門睜開眼睛。

「我的房間裡沒有。」對方解釋。

瑪門道:「沒有浴缸?」

「嗯。」

「有床嗎?」瑪門半戲謔半嘲弄地道。

「沒有。」

瑪門目光半垂,「那有什麼?」

「十字架。」

嘩啦啦,瑪門從水裡坐起身,手在浴缸邊的龍頭按了下,沐浴乳流淌出來。

從浴室洗完澡出來後,瑪門赤裸著上床。

窗簾安分地守在窗戶的兩邊,偌大的黑幕被拘束在落地窗上,黑得沉寂。

那輕柔飄渺的聲音再度響起,「晚安。」

瑪門翻身側躺,黑色的頭髮鬆散開來,緊貼著俊美白皙的側臉。

「晚安。」

數不盡的溫柔在黑暗中肆意綻放。

 

 

創作者介紹

十田十-樂小說書系

樂小說-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