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瘋了上-立體書封書腰    

書名:《這世界瘋了:成功率100%的穿越手術!(上)

作者:一世華裳

繪者:蜜琪

上市時間2014年8月5日

價格:220元

ISBN 978-957-451-587-5

歡迎加噗浪或是臉書粉絲以獲取後續活動資訊喔!!

這家醫院會穿越!

主角:這不是我的身體啊!

一朝醒來世界全變了樣,

原來傳說中的穿越都是真的 !

◎首刷附贈「你失憶了嗎?PP透明書卡

  這世界瘋了上集-PP全透卡-9X5.4CM    

內容簡介:

 

歡迎光臨,神愛穿越醫院!!

祈樂很杯催,他只是做個心臟手術就莫名奇妙穿越到別人身上,

當看到別的病人因為大喊:「這不是他的身體!」被抓進精神科之後,他悟了。

歡迎光臨神愛醫院2號樓222號病房2號床,你有沒有你其實是別人的錯覺?

祈樂:「……我失憶了。」

在逃過被壓進精神科的命運後,祈樂還沒喘口氣又被眾人指著說是GAY,

眾人:「你是零,還是被壓的那個。」

老子是直男啊!這什麼世界根本沒法活了!!

 

內文試閱:

祈樂的意識很模糊,在黑暗中久久徘徊,接著看到前方傳來少許亮光,彷彿是一扇門緩緩打開,耳邊甚至還能聽到綿長的吱呀聲,然後那光越來越亮,他被光線刺得閉上眼,等睜開後他發現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身體沒有之前的虛弱感,就是頭比較疼,像是被人狠狠砸過。

  這是間三人病房,他躺在中央的床位,左右床鋪都空著,此刻病房裡只他一人,他詫異的坐起,只見雪白的被子上印著四個大字:神愛醫院,下面是行小字:神關愛每一個人

  他暗中點頭,確實是這家醫院沒錯,但這裡不是他之前住的病房,這是哪?他習慣性的摸摸胸口,登時愣住,胸膛上沒繃帶也沒痛感,難道手術沒做?他解開病人服,低頭猛然看見自己的手以及部分前胸,瞳孔驟縮。這似乎……不是他的身體。

  這時房門喀嚓一聲開了,來人微微一怔,急忙衝到近前:「醒了?醒了?」

  祈樂張了張口,一個字都說不出,活在這個時代,有個詞特別流行,叫做穿越,難道自己中大獎了?

  「怎麼?」那人擔憂的伸出兩根手指晃晃,「這是幾?」

  「2……」

  「嗯,沒傻,」那人坐下,沉默一會兒,「我聽說你回去時,寧逍正和那個小賤人上床?」

  祈樂還沒回神,下意識反應一聲:「……啊?」

  「啊什麼?這件事都傳開了,你覺得裝傻就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了是嗎?」那人有些痛心疾首,「小遠你他X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老子跟你說過多少遍他是渣,你怎麼就是不聽?」

  祈樂慢慢冷靜,看著眼前這個長得像妖精一樣的男人,認命的開口:「那個……」

  「怎麼,還想為他找藉口?」妖精冷笑,「你昏迷的這兩天,寧逍連一眼都沒來看過你,他真的不愛你,根本不把你當回事,醒醒吧小遠!」說罷還激動的抓著他晃了晃。

  靠……祈樂的頭更疼了,就彷彿是有人拿著錘子在他太陽穴不停的鑿,幸好這人只搖了兩下,否則他就得暈過去,他耐著脾氣:「你先聽我說……」

  「還有什麼好說的?」妖精揚聲打斷,「等你出院就給我搬家,別和他一起住了,又不是他的傭人,憑什麼讓他天天使喚?我告訴你小遠,」他瞪視他,「這次你要是還那麼犯賤,急巴巴的追著他,老子抽死你!」

  祈樂有些聽明白了,敢情這是「我愛你,你卻不愛我」的狗血故事,故事的主角還悲摧的撞見心上人的活春宮,估計是刺激過度,所以自己才穿過來。是說他愛的人叫寧逍是嗎?哼,竟在同居的房子裡和別人上床,這種女人不要也罷。他只覺腦袋嗡嗡的疼,不禁伸手扶額,隨即嘆氣。難怪那麼疼,原來頭上纏著繃帶。

  「小遠?」妖精湊近,見他臉色太難看,急忙起身,「我去叫醫生……你們來幹什麼?!」

  祈樂抬頭,門口又出現幾人,妖精正陰陽怪氣的冷笑:「大駕光臨啊,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還有你,小賤人,小遠平時待你不薄吧,你竟背著他和寧逍上床,你還有臉來?」

  那幾人裡立刻有人怒了,翹著蘭花指:「你嘴巴放乾淨點,我弟弟怎麼賤了?倒是某個人,寧逍根本不喜歡他,他還天天不要臉的纏著人家,現在是個人就知道他賤!」

  祈樂額頭一跳,知道他是罵原主人,忍著沒發作,心裡卻大罵「你這個偽娘」!

  妖精也不爽,把肩上的包一摔,擼袖子上前,那人也不甘示弱準備幹架,場面登時亂了。祈樂多少有些感動,為了一句話就和人幹架,以前只有顧柏肯這麼護著他,這位妖精和原主人的關係應該不錯。

  他們來了四人,妖精正和其中一人打得難捨難分,有兩人急忙攔著,剩下的那個男人則沒動,抱著手臂靠在牆上,祈樂打量著他,見這人長相俊朗,眸子幽深,嘴唇很薄,一看便是那種冷心冷情的類型,祈樂問:「你不管?」

  寧逍掃他一眼,接著轉回視線,一個字都沒賞給他。

  臥槽,還挺跩的。祈樂於是認命的盯著混亂的局面,只見妖精用力掙脫別人的阻攔,完全不顧被扯爛的小襯衫,威武的把對方按在地上,狠狠揍幾拳:「你弟弟賤,你也好不到哪去,之前你搶我的人我還沒和你算帳!」

  對方悶哼,接著反撲,也掄起拳頭:「你還敢提上次的事,你把我的衣服全扔了,害我做完後差點裸奔回家!」

  「……」祈樂嘴角一抽,敢情這兩人本來就有仇,害他白白感動一把。他逕自下床,準備出去找人問問現在的年份,便沒誠意的隨口勸道:「天涯何處無芳草,別為了一個女人傷了和氣啊喂……」

  那二人充耳不聞,妖精眼看無法掙脫,一把抓住對方的胳膊狠狠咬一口,那人慘叫,接著抄起朋友抱著的水果往下砸,只聽重重一聲,西瓜頓時在妖精的頭上裂開,慘不忍睹。

  祈樂:「……」

  他這時剛好要越過他們,那人以為他想幫忙,也順手抄起一塊扔過去:「就憑你也敢過來?」

  那塊西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啪」的拍在祈樂臉上、緩緩滑下,留下一片狼藉。

  那人本以為可以像往常那般看到對方懦弱的表情,但是沒有,眼前這人的眸子沉得極深,伴著某種風雨欲來的徵兆,令他不禁一怔。

  「臥槽!」妖精怒吼,趁機將他掀翻,順勢撲上。

  祈樂緩緩抹了把臉,慢慢陰森森的微笑起來,接著他一把揪著妖精的後領扯到一邊,騎在那人身上抓起旁邊碎開的西瓜便向他臉上拍,登時果肉橫飛:「他X的你敢打我?!」

  那人簡直懵了,剩下的人都被這場面嚇到,一時忘了拉架。祈樂按住那人,快速將西瓜拍得只剩下瓜皮,接著隨手一扔,抄起另一塊繼續拍,以一種想像不到的速度在短短幾秒內將那幾塊全拍了一遍,拍得乾乾淨淨,那人連五官都看不出了。

  寧逍:「……」

  剩下的人:「==

  妖精抓著小襯衫蹭到床邊,從包裡翻出面紙,一邊擦臉一邊感慨:「哎喲,太慘了,太慘了……」

  拉架的兩人終於回神,急忙上前。祈樂不等他們過來便緩緩起身,淡定的理了理病人服,經過這番折騰,他頭更疼了,伸手扶額,心想護士怎麼還不過來,這時卻聽走廊傳來一陣喧譁,接著一個頭上纏著繃帶的男人從門口跑過,身後有幾人正抓著他往回拖。

  只聽那男人大叫:「這不是我的身體,我只不過做了個手術,怎麼忽然就這樣了?這家醫院太邪門了,我要出院啊啊啊!」

  祈樂激動了,指著外面想說自己也和他一樣時,緊接著就聽醫生咆哮:「已經聯繫精神科了,快點按住他!怎麼總遇上這種事?鎮定劑呢?快打一針!」

  祈樂:「==

  妖精上前:「……小遠?」

  祈樂猛地回神收手,識時務的翻出狗血臺詞:「我似乎……失憶了。」

  失憶一詞一出,眾人登時怔住,都有些不信,但轉念一想這人剛才的表現確實與平時相差甚遠,所以是真的?

  地上的人坐起,把臉上的西瓜肉抹掉,吼道:「放屁,打完我就想隨便找個失憶的藉口,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嗎?」

  祈樂頭疼得厲害,接過妖精遞上的面紙擦臉,懶得理他,經過那頓發洩,他的氣消了點,此刻身體狀況不佳,他暫時不想動粗。

  那人繼續吼:「賤人,我告訴你……」

  妖精打斷:「行了,到此為止,喏,起來。」

  那人抓著他的手起身,對祈樂翹起蘭花指:「好,看在小川的面子上,我就暫且放過你。」

  神馬狀況,這場戰是你們挑起的吧?你們剛才夢遊嗎?祈樂瞪眼,卻見負責拉架的其中一人跑過去:「哥,你怎麼樣?」

  偽娘:「沒事……」

  祈樂一怔,只覺五雷轟頂,面部表情幾乎都有些維持不住,他抖著手把妖精拉過來:「我的情敵……就是他?」

  「嗯,就是這個小賤人,」妖精興奮的擼袖子,「你要打他嗎?我幫……你真失憶了?」

  祈樂不答,覺得頗受打擊,他本以為自己的情敵是那邊的跩男,誰知竟是這位,這位長著一張娃娃臉,比他矮半個頭,身體偏瘦,弱不禁風,在床上絕對威武不到哪去……那女人到底什麼眼光?難道是他長得太醜,所以才得不到她的芳心?

  眾人見他沉默,都紛紛看向他,病房一時陷入安靜,走廊的聲音便越發清晰。

  「我真的不認識你們,我有名有姓……這不是我的身分證!我真的不是你們說的這個人啊……放手,我他X不去精神科,你們才有病,你們才妄想症,你們才精神分裂啊啊啊!」

  祈樂愣愣聽著,多少有些同病相憐,便忍著頭疼向門口走||寧逍恰好站在那兒。

  「小遠你……」妖精忍不住叫他,剩下的人默默看著,下意識想到「我失憶了,唯獨記得你」的狗血劇。

  寧逍神色不變,他其實早已信了大半,之前的小遠總會不由自主將目光投在他身上,旁人一看便知那人愛他,而現在的這個人從他出現至今僅僅看了他一眼,還不帶任何感情色彩,這不是能裝出來的,但此刻他見這人向自己走來,卻又有點意外,便靜靜看著,眸裡帶了戲謔,他想知道這人對他的感情究竟能深到什麼程度。

  祈樂無視掉這些人,蹭到門口扒著門框向外望:「我擦,太凶殘了……」

  寧逍的表情微不可察的僵了一下。

  剩下的人:「……」

  那頭的繃帶男已經被制服按在病床上,一群護士推著他向這邊狂奔,顯然要去前面乘電梯轉精神科。那人剛剛注射過鎮定劑,但意識還未完全模糊,正絕望的盯著天花板:「老子奉公守法誠實守信,這造的是什麼孽啊……」

  祈樂滿臉同情,等到他路過時終於忍不住上前,在一干人等詫異的視線下握了握他的手,沉痛的目送他離開:「壯士,一路好走。」

  眾人:「……」

  這層的護士剛才都去應付繃帶男,完全沒發現這邊的情況,直到這時才有人過來,接著看到地上的西瓜殘骸以及其中幾人的狼狽樣,不難猜出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護士皺眉:「怎麼回事?這裡是醫院,不是你們打架的地方,別吵到病人休息。」

  祈樂虛弱的靠著門框:「我頭疼……」

  小護士扶他進屋:「什麼時候醒的?」

  「剛剛。」祈樂見她臉色不太好,隨口解釋,「我只是負責拉架,和我無關。這件事其實就是一個女人引發的血案,他們都太衝動,不像我,我急巴巴的追妞,像祖宗一樣的伺候她,可她就是放著我這麼愛她的男人不要,把我踢掉去找別人,妳看我現在就挺淡定的。」

  眾人的表情齊齊詭異了一下,小護士被他逗笑,神色稍緩,將他扶上床:「你長得這麼帥,肯定多的是女孩喜歡你。」

  帥?祈樂一怔,指著娃娃臉問小護士:「如果是妳,妳是選他還是選我?」

  小護士回頭快速打量一遍:「選你。」

  祈樂點頭:「這說明那個妞不僅是傻子,眼睛還有問題,這種女人要不得啊。」

  眾人不由自主看向寧逍,後者表情一僵,冷冷注視著某人。妖精記起正事,擔憂的上前:「護士小姐,我朋友失憶了。」

  「失憶?」小護士一怔。

  祈樂指著他們:「這些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小護士又是一怔,興許是這句話聽得太多,她試探的問:「那你還知道自己是誰嗎?有沒有一種你其實是別人的錯覺?」

  我就是別人!祈樂淚流滿面,誠懇的說:「我是真的失憶,腦袋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連自己叫什麼都不清楚,哦對了,現在是什麼哪一年,幾月幾號?」

  「……」小護士不答反問,「你既然失憶,怎麼會知道你追女孩然後被甩?」

  祈樂心虛,「聽他們說的……」

  那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淡定?小護士嘴角抽搐:「我去叫主任,那邊有日曆,今天十二號。」

  祈樂四處看看,當真發現一個小日曆,他急忙下床過去,緊接著倒吸了口氣。這還是他原來的年代,此刻距離手術已過去整整十天,如此……手術是失敗了?所以他的靈魂才會在黑暗裡徘徊,最後機緣巧合上了這人的身?或者他手術後處於昏迷,直到小遠入院,自己的靈魂才進入小遠體內?那小遠的靈魂……難道在他的身體裡?不,第二種太玄幻,目前最可能的就是手術失敗,如果他死了,那他的父母現在怎樣了?溫柔的女友又怎樣了?

  還有二圈,二圈還欠他一頓烤鴨,還欠他一件重要的事沒有說。

 

 

創作者介紹

十田十-樂小說書系

樂小說-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風魔成祥
  • 請問小編 書什麼時候會到呢?? 等好久了呀
  • 您好:
    贈書上周五已全數寄出,應該昨天或是今天就會收到了,麻煩請在耐心等待一下喔~~

    樂小說-部落格 於 2014/08/12 10:31 回覆

  • 風魔成祥
  • 是寄掛號 (要簽名 蓋章的) 還是投信箱那種 (不用簽名)的 ??
  • 您好:
    是投信箱喔~所以不用簽名請直接至信箱查看即可~

    樂小說-部落格 於 2014/08/12 15:44 回覆

  • 風魔成祥
  • 謝謝小編 書已經收到了 不好意思 麻煩你了 呵呵 不過沒有透明書卡押~~~
  • 您好:
    因為PVC卡數量不足,因此贈書部分是不含PVC卡的,這點還請多多諒解,感謝您的提問^^

    樂小說-部落格 於 2014/08/12 16: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