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BOSS4    

 

書名:《幽靈BOSS4END:誰都別想阻止這場婚禮

作者:酥油餅

繪者:艸肅

上市時間2014年12月5日

價格:220元

ISBN 978-957-451-594-3

歡迎加噗浪或是臉書粉絲以獲取後續活動資訊喔!!

 

變成血族的第一件事——帶魔王回家見公婆!?

小明的倒楣之旅最終回!

如果之前的倒楣都是為了和你相遇,

那麼我心甘情願。

 

◎首刷附贈「烈血棋好玩嗎?」PP霧透卡!

幽靈BOSS4贈品      

內容簡介:

 

要怎麼跟媽媽說去了一趟法國,

不但自己變成血族還可以召喚蝙蝠【o´゚□゚`o

 

順利變成血族的王小明重返人間了!!

但還沒跟巴爾好好慶祝一番,隨即而來的卻是媽媽打來的電話,

要求他回家看一趟,並參加哥哥的婚禮,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帶媳婦回去見公婆!?

而且媽媽你兒子不是人了怎麼辦!?( ̄ー ̄)

 

處理完人間最後的親情依戀後,

兩人決定在諾亞方舟上舉行婚禮,

不料石飛俠得知後卻藉故使壞,不斷勸說企圖破壞婚宴,

究竟這場婚禮到底能不能順利完成呢?

另外還有收錄最新番外《魔女浩劫》喔!

 

內文試閱:

 

「到銀館就做準備。」巴爾道。

王小明還沉浸在喜悅當中,一時沒反應過來,納悶地道:「準備什麼?」

「婚禮。」巴爾皺眉道:「你忘了?」

這時候他如果說真的忘了,那就是傻瓜。王小明連連點頭,「記著的。」其實聽巴爾這麼說,他內心不是沒有竊喜的。小時候玩扮家家酒,因為體弱,總是不免被其他男孩子壓著當新娘。那時候年紀小,新娘是很模糊的概念,長大發現自己的性向之後再回味,便忍不住豔羨。因為他很清楚,無論他能不能找到相守的人,一起走進結婚殿堂的機會已經微乎極微。

巴爾心不在焉地道:「除了到場之外,我們還要準備什麼?」

王小明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鼻子的酸澀感突然消失了。

巴爾轉頭看他,卻發現他在竊笑。

「你笑什麼?」他瞇起眼睛。

王小明抿了抿唇,換了嚴肅的表情,道:「我們應該先訂禮服。」

「禮服?」巴爾記在心裡,「還有呢?」

王小明想說戒指,又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後道:「我來準備吧。」

巴爾手指在腿上輕輕敲了兩下,「好。」

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回到銀館,王小明就忙開了。

這次在王大亮的婚禮上,他鞍前馬後幫了不少忙,現在想起來都是在為自己累積經驗。

項文勳聽到這件事也很替他們高興,原本想空出場地給他們,聽說他們另外有地方才作罷。

王小明特地一個人跑去買戒指、訂禮服,還準備一大堆婚禮用品。他去過諾亞方舟,知道那裡交通不方便得很,裡面也沒什麼商店,除了睡就是吃,而且看起來價格不便宜。所以為了省錢,他能買多少就買多少,反正巴爾那兒有空間,往裡面一塞就行。

項文勳這次也出了不少力,特地請了一中一西兩個辦婚慶的專家來指點。

不過兩個人有兩個人的矛盾,一個說要掛十字架,一個說要掛大紅喜字。

王小明和巴爾一商量,毫無異議地掛了一個大大的逆十字架。

兩名婚慶專家扭頭走人。

 

雖然他們出的價碼不低,但是也不能讓他們和邪教扯上關係啊。聽說西方信奉逆十字架的都是撒旦會之類的,邪門得很。

巴爾和王小明也不是很在意。對他們來說,婚禮上什麼都能錯,人沒錯就行。

在準備期間,托尼還來看過他們。這還是因為王母打過電話給他,讓他勸說王小明回頭是岸,不要一朵菊花兩種用法。但托尼知道巴爾的底細,上次他還是靈體狀態時就把他嚇得不得了,現在恢復了,不得更厲害?讓他去勸王小明把巴爾甩了,還不如直接讓他去找巴爾把自己踹到河裡。

所以他這次來只是意思意思地表達思念之情,拉攏雙方關係,順便問問銀館的福利和招聘情況,因為武振劍最近已經成了武公憤,用一句話形容就是人人得而誅之。他熬得辛苦,不過還沒有石飛俠那麼衝動,所以先騎驢找馬。

項文勳當然滿口應承。別說托尼工作經驗不錯,是個人才,就算不是人才,憑著他和王小明的關係,他也可以養著他,讓王小明多欠個人情。人情債這時候看著不多,等還的時候就知道有多厚了。

托尼工作有著落,回去心情自然不同。他興奮地向王母報告,敵人很強大,關係很穩固,王小明的菊花只能保持多功能狀態。

他的興奮對王母來說簡直是幸災樂禍,從此兩人關係不如以往,這些都是後話。

且說王小明和巴爾準備東準備西,終於將東西準備齊全,也剛好迎來諾亞方舟一週一次的開門時間。

諾亞方舟開門的地點是不固定的,連諾亞方舟上的人都不知道。巴爾和王小明只好採取廣泛撒網的方式,一時之間,全世界蝙蝠橫行。

*

不知道是諾亞方舟的導航功能出了問題,還是中國的磁場太強,總之,這次諾亞方舟又出現在王小明和托尼居住的城市裡。

而且還是在正飽受武振劍摧殘的那座酒店對面。

於是,在托尼一邊遞辭職信,一邊考慮要不要將桌上金魚缸丟過去的時候,他臉上的陽光一下子被擋住了。

原本還陽光充足、暖洋洋的總經理辦公室,頓時像地窖一樣陰森。

武振劍和托尼同時回頭望向窗戶。只見原本空曠的舊足球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比他們酒店高出許多的大樓。

武振劍呆呆地看了會兒,轉頭問托尼,「它昨天有嗎?」

這幢大樓托尼不是第一次看到,他很鎮定地點頭,「有的。」

武振劍的聲音有點發抖了,「那前天?」

「有的。」

「一個月前?」

「有的。」

「它到底有多久了?」武振劍整個人遊走在崩潰的邊緣。

托尼一臉狐疑地看著他,「一直都有啊。」

武振劍身體搖晃了下,手撐著辦公桌,慢慢地回頭,眼睛緊緊盯著那座大樓,半晌無語。

托尼抱著快要笑破的肚皮,努力用正常的聲音道:「賤人。」

「啊?」武振劍下意識地回答。

「你看過駭客帝國嗎?」

「看過啊。」武振劍的神智在半游離狀態。

托尼深沉地道:「其實,人所存在的空間未必是真實的空間。你以為你是人,其實你未必是個人,你可能是個賤人,還是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賤人。你的眼睛可能是瞎的,你看到的可能是你想像出來的。你的耳朵被膠水糊上了,你的嘴巴是臭水溝裡撈出來的,你……」

「等等。」武振劍忍不住打斷道:「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是在罵我呢?」

托尼道:「這也是你的幻覺。不信你回頭看。」

武振劍將信將疑地回頭,就看到石飛俠正貼在窗戶上看他,他的身後還有一個美到不可思議的黑髮青年正搧著一對翅膀。

武振劍直挺挺地倒下了,雙手捂著胸口,大有一去不復返的架勢。

托尼走過去,狠狠地在他臉上留下兩個腳印,這才心滿意足地打開窗戶。

石飛俠進來的頭一件事也是衝過去踩人。

以諾亞方舟的時間來說,他離開這家酒店很多年了,可是為什麼對這個人的憎惡不但沒有減少,還與日俱增呢?

作為出氣筒、洩憤物,他真是鞠躬盡瘁!

石飛俠最後得出這樣的結論。

托尼確定武振劍面目全非之後,決定留他一口氣,「呃,差不多就行了。」不然石飛俠跑了,自己絕對會被當作殺人兇手。

石飛俠移開腳,抹了把額頭的汗水,道:「嗯。死了太便宜他了,養傷的過程不能省略!」

「……」

托尼突然一拍大腿,道:「王小明和巴爾在找你們。」

「我們?」石飛俠轉頭看了伊斯菲爾一眼。

伊斯菲爾正感興趣地翻著武振劍放在書架上用來裝飾的書。

石飛俠回過頭,摸了摸下巴,「是鬧分手嗎?我可以當王小明的靠山,叫他不用怕!甩了那個不愛穿衣服的鼻祖吧。」

托尼乾咳一聲,道:「他們準備結婚。」

石飛俠摸下巴的手一頓,半晌才道:「幸虧把下巴托住了。」

*

當王小明和巴爾抵達的時候,托尼正請石飛俠和伊斯菲爾在酒店的中餐廳吃飯。多兩人不只是加兩雙筷,巴爾和伊斯菲爾一對上眼,空氣中就瀰漫著刺鼻的火藥味。

托尼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火藥味淡了點。

石飛俠朝王小明招了招手,臉上的笑容無比燦爛。

王小明很配合地坐了過去,巴爾當然也一起擠過去。

於是位置就變成托尼、伊斯菲爾、石飛俠、王小明、巴爾。

「……」坐在兩個墮天使,而且都不是啥省油燈的墮天使中間,托尼感到壓力很大。

石飛俠對王小明認真地道:「你知不知道,結婚之前有一件事情是非做不可的?」

王小明睜大眼睛看著他,「舉辦婚禮嗎?」

「不是。到了辦婚禮時就大勢已去為時已晚了。」

王小明想了想,「買戒指?」

「買戒指才能結婚這種屁話一定是珠寶商想出來的,這就和手機簡訊收到亂七八糟的故事,最後一句說你要是不轉發就會天降橫禍之類的是同個道理,強制性的廣告。這東西需要的不是感情,是理智。」石飛俠頓了頓,見王小明好像在放空,「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王小明想了想,道:「這件充滿感情失去理智的事情,我已經做了。」

石飛俠瞄了巴爾一眼,然後嘆息道:「我覺得是兩件。其實我剛才說的那件非做不可的事情就是……要想清楚啊!」他可是元殊界的大BOSS,暗黑都借用的反派大人物!

巴爾的臉色驟然冷下來,「你說什麼?」

石飛俠用手擋住臉,目光不停地向後掃,輕聲呼喚道:「伊斯菲爾,伊斯菲爾……」

伊斯菲爾從剛剛搜刮來的書裡抬頭,淡淡道:「這是一門生意。」

石飛俠嘴巴張了張,思想激烈地鬥爭了半天後,抬起頭,深沉地對王小明道:「歡迎來諾亞方舟舉行婚禮。我保證,這將是你終身難忘的回憶。」

正埋頭苦吃的托尼突然插進來一句,「我可以不參加嗎?」他實在不想重回諾亞方舟,那對他來說簡直是惡夢般的生涯。

石飛俠一臉稀奇地看著他,「難道你覺得有人會邀請你參加?」

原本不想去的托尼覺得面子上有點掛不住,眼睛往王小明一瞟。

王小明沉吟道:「表哥,我也覺得你不適合那裡。」

 

托尼想摔筷子!當初他被強制帶進諾亞方舟的時候,怎麼就沒有人問他適不適合那裡?

不過飯桌上沒什麼人理會他的悲愴,因為唯二有可能理會他的人已經進入了熱烈的婚禮討論。

 

 

 

 

 

 

創作者介紹

十田十-樂小說書系

樂小說-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