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酒店02-立體書封-書腰    

 

石飛俠的忽悠VS伊斯菲爾的原罪

石飛俠:「你穿的內褲,賣嗎?」

某吸血鬼:猥瑣果然沒極限,只有創造!

就算是惡魔,有時候也希望神能贏一把!

 

書名:《幽靈酒店2:忽悠媒人不好當》

作者:酥油餅

繪者:言喻

上市時間2014年1月29日

價格:220元

ISBN978-957-451-569-1

歡迎加噗浪或是臉書粉絲以獲取後續活動資訊喔!!

首刷贈品  人物Q版卡貼---得到泳褲升級成LV99的石飛俠(誤)

卡貼-幽靈酒店-石飛俠  

內容簡介:

石飛俠的忽悠VS伊斯菲爾的原罪!

 

難道這就是新娘嫁過門,媒人扔過牆嗎?

為了解決狄亞跟精靈王之間的矛盾,石飛俠不得不跟著狄亞一起到精靈界走一趟,沒想到他們倆的誤會解決了,他這個媒人卻倒楣的被扔在迷失森林中,

最後還好死不死的遇到了傳說中打傷精靈王的叛徒弟弟…

等等!你手上那串火焰是魔術吧?別靠過來啊!

  

「當你遇到陌生人時,還能突然想起一件毫不相干的事,那麼說明這件事對你來說很重要,又或者,這件事關係著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 

好不容易歷劫歸來,石飛俠竟然誤打誤撞的遇見了諾亞酒店的VIP

——梅特塔隆。

還意外得知了一個祕密,沒想到伊斯菲爾的原罪竟然是——

石飛俠不禁感嘆,

怎麼幫別人配對都很順利,輪到自己卻處處碰壁。

 

 

精彩內容試閱:

根據他看電視多年的經驗,通常這個時候,勾搭姦情的最好辦法就是假裝睡姿很差,翻身的時候把腿搭到對方的身上。

他在腦海中不斷地模擬著這個動作,計算著落腳時的角度和位置,猶豫著腿搭過去的同時,手要不要也一起過去。

模擬、計算、猶豫了半天,他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不知道伊斯菲爾會不會也有起床氣。

他知道起床氣的威力,萬一有的話……殺傷力和他絕對不在一個檔次上的。

石飛俠想像著帳篷炸開,自己被拋上九霄的畫面。

呃,要不還是改天打聽清楚再說?

石飛俠躍躍欲試的腿又沉寂下來。

「呵!呼……」阿沙驚天動地的打呼聲開始了。

伊斯菲爾微微動了下。

哎?難道他沒有睡著?

石飛俠死寂的心又激起一絲漣漪。

如果伊斯菲爾沒有睡著的話,那也就不可能會有什麼起床氣。如果沒有起床氣的話,就算因為他把腿壓過去而感到不爽,也不會對他做什麼的。最多就是把腿放回來。

石飛俠在心裡偷偷地打氣。無論怎麼說,眼前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的腿又蠢蠢欲動起來。伊斯菲爾就在觸手可及之處。他不用閉眼就能想起他臉的輪廓,五官的位置……還有腹肌的形狀。

慾望讓人衝動。在他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連腿帶手帶人地投進了伊斯菲爾的懷抱。

噗通、噗通、噗通……心像脫韁的野馬,一下一下地狠狠撞著胸腔。他的臉貼在伊斯菲爾的胸膛上,胸膛微微起伏著。

伊斯菲爾的手突然搭住他的腰……

石飛俠心裡一驚,難道他要把他扔出去?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刮起一陣強風。帳篷好像被掃帚掃蕩般往右邊倒去。身下的胸膛突然升了起來,將他帶出帳篷外。

由於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所以石飛俠的意識仍停留在他腰上的那隻手,但是眼前的景色卻已經變成光禿禿的前臺,和同樣從帳篷裡衝出來的倒楣蛋們。

休斯拉了拉金裹在他身上的毯子,小聲道:「帳篷呢?」

金皺著眉頭道:「被風刮走了。」

阿沙揉著稀鬆的眼睛,放下從剛才起一直拎在手上的雷頓,抱怨道:「你的貼膠一點都不管用。」

雷頓體重太輕,剛剛如果不是阿沙拉住他,他差點就被刮走,整個人被嚇得夠嗆,驚魂未定道:「天哪,剛剛,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金看了眼伊斯菲爾,「是烏風,雖然風力很小。」

伊斯菲爾漫應了一聲。

金道:「烏風不是一百年才會出現一次嗎?」

雷頓算了算,「今天剛好是第一百年。」

樓上看他們燒烤野營的狼人們哈皮地起哄。

「這日子誰挑的?」金沒好氣地問道,雷頓和石飛俠的手指一致指向他。

金:「……」

*

沒了帳篷,野營計畫不得不無疾而終,眾人只好回房繼續睡回籠覺。

金走在最後,回頭卻見石飛俠耷拉著腦袋,依然站在原處。

「不走?」

石飛俠憂鬱地搖頭。

金望著他淒涼的身影,內心也跟著淒涼了一下,在臨走前忍不住鼓勵道:「希望在人間!」

石飛俠鬱悶地想:希望在人間,不在空間夾縫間啊。

他猛地回身,衝到前臺邊上,狂吼道:「伊斯菲爾……從了我吧!」吼完,心情舒爽轉身回房,走了兩步後,全身僵住。

前臺大門處,伊斯菲爾正面無表情地望著他。

*

自從那天伊斯菲爾漠然轉身離開之後,石飛俠就非常非常的糾結。

伊斯菲爾當時到底為什麼突然又回來?他的那句話他到底是聽到了?還是沒聽到?如果沒聽到的話,他為什麼突然轉身就走?如果聽到的話……他為什麼還是突然轉身就走?

問題像肥皂泡一樣擠滿他的腦袋,以至於連小月走的時候,又給了他一個金幣的小費都不能讓他感到歡喜。在他的眼中,諾亞方舟白天是暗的,諾亞方舟夜晚也是暗的,可是白天和黑夜的暗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此刻內心中的黑暗。

「唉。」

金聽著他嘆出第一百六十三口氣的時候,終於忍不住跳起來,「要嘆氣可以,但是不要坐在我的棺材裡嘆氣!」

石飛俠轉過頭,可憐巴巴地望著他,「可是,如果不坐在棺材裡的話,你一定會爬進來睡覺的!」

「廢話!」金咻地跳到桌上,指著上面那個大大的掛鐘,「看看,現在已經幾點了?」

石飛俠緩緩地抬起頭,對那根指著三點的時針幽幽道:「可惜啊,飛速流逝的時光,也帶不走我心中的迷惘。」

「……」

「我用時間來思考,卻不能用時間來換取答案。」

「……」

「我以為我醒著,可是噩夢卻總是在我的腦海中盤旋。」

「……」

「你能不能換一個動作?」石飛俠不滿道,「尤其是點頭的時候不要閉著眼睛。」

金靠著牆壁,單手支著快要點到桌面上的腦袋,心中無比後悔。早知道就不該任由石飛俠說服休斯去睡自己的房間,這簡直是送羊入虎口。而很不幸的,今天的這隻羊……是他。

「金……」石飛俠用手指狠狠地刨著棺材,發出刺耳的噪音來驅趕他的瞌睡蟲,「別忘記當初你和休斯鬧分手的時候,是誰義無反顧地挺身而出!別忘記當初你和狄亞東窗事發的時候,又是誰出謀劃策為你擋掉精靈王這個強敵!你更別忘記……呃,總之,總之什麼都別忘記!」

金沒好氣道:「我沒忘記,事實上,你讓我好好睡一覺的話,我會記得更清楚。」

石飛俠拍桌道:「你當初不也是半夜三更跑來擾人清夢?」

金危險地眯起眼睛,「你要我效法你當時的所作所為嗎?」

石飛俠想了想道,「記得,我當時只用了枕頭!」

*

被金扛起棺材,直接走到門外倒出來的石飛俠很無聊地繼續在諾亞方舟裡遊走著。

深夜的寂靜讓整個酒店看上去大得不可思議。

石飛俠走著走著,突然想起他那位住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的朋友。雖然只見過一次,但是總覺得那個人讓人莫名的心安。

他下意識地順著樓梯朝上走,還沒走幾層樓,就看到一個偌大的水池在金色的光芒下熠熠生輝。

梅塔特隆披著金色的長髮,盈盈立于池邊,似乎對於他的到來並不感到意外。

「這麼晚還沒睡啊?」石飛俠打招呼。

梅塔特隆轉頭看他,清澈如晴日碧空的眼眸中微微蕩漾著笑意。「人類更需要睡眠。」

石飛俠嘆了口氣,在池邊坐下來,「我睡不著。」

「為了伊斯菲爾?」

石飛俠吃驚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梅塔特隆淺笑道:「當你遇到陌生人時,還能突然想起一件毫不相干的事,那麼說明這件事對你來說很重要,又或者,這件事關係著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

石飛俠臉色一紅,訥訥道:「其實,也不是。」

梅塔特隆了然地望著他,「謊言是罪,尤其是在天使面前。」

「你是什麼天使?」

「你知道什麼天使?」

石飛俠掰著手指數著,「智天使、權天使、能天使、力天使……等等,」他頓了頓,「還有墮天使。」

梅塔特隆垂下眼瞼,「我是熾天使。」

天使中最牛叉[1]的那一群?

石飛俠對他肅然起敬。「你為什麼不住在天堂,而住在這裡?啊,難道你是神派駐在這裡的代言人?」

梅塔特隆含笑道:「這樣說,也可以。事實上,我只是來這裡休假的。」

「休假?」

「嗯。」梅塔特隆臉上流露出些許疲憊,「我太累了。」

累?因為和地獄幹架嗎?

石飛俠聽金說過,雖然天堂和地獄名義上和諧了,但是私底下還是會時不時地幹上一架。而原因是……習慣。

「呃,那我不打擾你了,你早點休息吧。」他識相地站起身。

梅塔特隆並沒有挽留他,而是淡淡地問道:「這是你來諾亞方舟的第幾個月?」

石飛俠腳步一頓,半晌才道:「兩個半月。」

儘管梅塔特隆什麼都沒說,但他卻已經明白他的意思。

一年是十二個月。他在這裡的日子只剩下九個半月。如果在剛來諾亞方舟的那幾天問他,九個半月長不長?他一定會回答,長。度日如年的長。但是他現在卻只想讓九個半月變成永恆。當然,前提是伊斯菲爾能夠從了他的話。雖然,目前看起來一切都很迷茫。

金一大早打開門,就看到頂著兩隻巨大黑眼圈趴在他房門口的石飛俠,「你為什麼不去趴伊斯菲爾的門口?」

石飛俠對手指,「我怕。」

金恨鐵不成鋼道:「怕什麼?」

石飛俠抬起頭,兩眼因為熬通宵而變得赤紅,「他要是拒絕我怎麼辦?他要是嫌棄我怎麼辦?他要是對我表情漠然,言語淡然,態度冷然……」

金抓狂道:「我很想把你涼拌!」

「請不要放香菜,我和它不相容。」

 

金最新計畫出爐。

石飛俠坐在玫瑰花叢裡糾結。

「勇敢地衝上去!愛是世上最美麗的語言,而花是愛最美麗的代言!」金輕輕地嗅著已經被拔光刺的紅玫瑰,「看,它的色澤是那麼的濃烈,就好像將全身的血液都灌輸了進去。」

 

石飛俠拿起手裡的這把黑玫瑰,囧囧地問:「所以,我的血液已經被污染成黑色了嗎?」

「哼!不懂情趣。你知道黑玫瑰的花語是什麼嗎?」

「我知道。」前女友聒噪的好處在這個時候顯現出來了,「死了都要愛。」

「老土。」金伸出手指,在他面前一點,然後慢慢道,「它的花語是……你是惡魔,但我要佔有你!」

石飛俠抽了抽嘴角,「其實它們是因為送不出去滯銷,所以你才找來給我的吧?」

金道:「我是這種人?」

「你不是。」石飛俠認真道,「你只是這種吸血鬼。」

*

游泳池旁邊。

金再三叮囑道:「記得,要勇敢堅強、口齒清晰。你要是再敢說什麼吃勺子……」

石飛俠迅速反詰道:「那你就再說一次,沒想到這裡都能遇到你,真是巧嗎?」

「你放心,我這次會閃得很快的。

「等等。」石飛俠突然拉住他,「有件事,我覺得我還是跟你說一下比較好。」

「什麼事?」

「就是燒烤的那天晚上。」

「嗯?」

石飛俠雙眼盯著手裡一大束的玫瑰花,尷尬道:「被他聽到了。」

「……你是不是還省略了什麼?」

「就是,就是那個被他聽到了。」

「哪個?」

「就是那個啊!」 

金皺眉道:「到底是月經還是懷孕,你直說吧。」

比起這兩個,石飛俠突然覺得自己做的事不再那麼難以啟齒了,「就是,我說了一句話,被他聽到了。」

「你說了什麼?」

「伊斯菲爾……從了我吧。」

房門突然從裡面打開,伊斯菲爾走了出來。

石飛俠迅速用黑玫瑰擋住,然後囧囧道:「看,他又聽到了。」

金在怔愣了三秒鐘之後,轉頭看著花束後的他,真誠地問道:「還有多餘的位置嗎?能不能也借我擋擋?」

 

伊斯菲爾的腳步聲漸近。

石飛俠突然放下花,對著金道:「哈哈,你沒事送我什麼花啊?真是的。」

金顯然還沒有進入狀況,「對啊,我沒事送你什麼花啊?」

冷場。 

石飛俠乾笑道:「呃,呵呵,無論如何,你真是太破費了,謝謝啊。

「不破費,我在倉庫裡剪的。」

又冷場。

 

石飛俠抓著頭皮,努力救場道:「哈哈,不過你送得挺及時。我房間裡剛好缺一支掃帚。」

「……啊,對啊對啊,黑玫瑰用來掃地很好的。又結實,又耐用,我也經常用的。」

石飛俠江郎才盡。

伊斯菲爾已經走到面前。

金拼命地用手肘撞石飛俠。

石飛俠兩隻眼珠亂晃,然後終於找到一個話題,趕緊道:「你穿的這條內褲,賣嗎?」

金:「……」猥瑣果然沒有極限,只有創造。

石飛俠在伊斯菲爾的注視下,深深地低下頭。

嗚嗚,他要說的,明明是——你穿的這條內褲真好看,我也想要買一條啊!為什麼,為什麼嘴巴總是自以為是地斷章取義,而且還取得這麼猥瑣呢?!

金同情地看著石飛俠。看看他,都已經被暗戀折磨到連內褲都要肖想的地步了。他清了清嗓子,對伊斯菲爾一本正經道:「要不,你就賣給他吧?」

石飛俠:「……」

沉默多時的伊斯菲爾終於開口了:「你有一百個金幣嗎?」

戳中死穴。

石飛俠選手被秒殺。

*

金將石飛俠的『屍體』拖到角落,感慨道:「光這樣不行,我們應該換一個角度,換一種方法。」

某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詐屍道:「什麼角度?什麼方法?」

「那就是……迂回摸底法。」

「還有比現在更迂回的?」石飛俠慢慢坐起來,「而且我剛才差點把他的內褲都摸來了……如果你肯借我一百金幣的話。」

「一百金幣買一條穿過的內褲,」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你的冤大頭父親,你也不是我的敗家不孝子。」

 

石飛俠慢吞吞地爬起身,「唉。算了,我還是放棄算了。」

「不行。」金抓住他的胳膊,「半途而廢不是我的風格。」

「呿!你不半途而廢?那狄亞怎麼會跑到奧美丹多的懷裡去?」

「至少我和他曾經擁有。」金斜眼睨著他,「你呢?不說別的,內褲有嗎?」

石飛俠鬱悶地蹲到角落裡去了。

金道:「沒道理你幫我就能成功,我幫你總是失敗。我決定了,這次一定要釜底抽薪!」

石飛俠轉過頭,給他一個怨婦的眼神,「我怎麼覺得聽了之後渾身抽筋呢?」

金用相當嚴肅的表情道:「你可能得了帕金森氏症[1]。」

 * 

又是伊斯菲爾房間門口。

石飛俠望著金抱在懷裡的箱子,好奇道:「你不是說去和他談心嗎?為什麼連家當也搬過來了?」

金沒好氣道:「什麼家當,是酒!你沒聽說過酒後吐真言嗎?這樣我們才知道他心裡到底對你是個什麼想法。」

石飛俠道:「你確定他喝了你的酒之後是吐真言,不是長針眼?」

金扭頭就走。

石飛俠連忙拉住他,賠笑道:「吐真言吐真言。」

金翻著白眼。

「吐珍珠……」

金望天。 

「吐龍珠!七龍珠!」

金低下頭道:「那是什麼東西?」

「呃,就是,就是七條龍做的珠子。唉,不說這個。你有信心嗎?有把握嗎?」

「是我進去,又不是你進去,你那麼緊張做什麼?」

石飛俠苦著臉道:「就是因為你進去我才緊張啊。」

「我辦事,你放心。」金屈起大腿頂住箱子,然後騰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想想我和休斯,想想狄亞和奧美丹多。」

石飛俠呆呆道:「那好像應該填在我的履歷表上。」

 「一場兄弟,不要那麼計較嘛。」

「我……」

金不等他繼續說立刻按下門鈴。

石飛俠像火箭一樣衝到游泳池旁,一頭栽下水去。

伊斯菲爾打開門,剛好看到游泳池濺起的滔天水花。

金乾笑道:「我剛擦完鼻涕,不小心把紙巾丟了進去。」

伊斯菲爾:「……」

金拍了拍箱子,道:「我們很久沒一起喝酒了,方便嗎?」他邊問邊拼命向裡面擠去。

伊斯菲爾無言地讓開。

門合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十田十-樂小說書系

樂小說-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